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制造安史之乱的安禄山为何死于儿子之手

时间:2020-02-15 20:02:2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制造安史之乱的安禄山 为何死于儿子之手?

唐朝人以肥为美,大约是专指女子;男人若是胖呢,恐怕就只能称其蠢了。譬如安禄山,今儿个给你讲讲这个“巨人”吧。

络配图

一:出奇大胖子

安禄山到底有多胖?《新唐书》云:“腹缓及膝,奋两肩若挽牵者乃能行。”说禄山老兄胖得肚子上的肥膘赘肉垂盖到了自己的膝盖,行走时,要费力地先耸动双肩,以便牵起大肚皮,然后才能迈开两腿蹒跚而行。再看,“禄山腹大垂膝,每易衣,左右共举之。”他若要更换衣裳,得身边的好几个人七手八脚将他抬起来,费尽周章褪下旧衣,再使出吃奶的劲忙活半天套上新的,的力气活啊!这么奇特的一款,怎么上朝面圣呢?当然需要马拉车了。每次“半道必易马”,不然的话,“马辄仆”,马就累趴下了。如此笨重皮囊,禄山老兄好像从没想过要减肥。随着后来官越做越大,吃得越来越好,老兄就愈发地肥胖了,以至于“曲隐常疮”,身上凡皮肉打折的地方,都生了脓疮。痒啊!

二:少年贼娃子

安禄山可是个苦命的孩子,生父是哪一个都不知道。没爹的孩子容易受人欺侮,孤儿寡母不断地搬家,寄人篱下是常事。安禄山从没受过正规的教育,打小跟上母亲流浪四处,难免染上一些恶习,头疼的是手脚不干净——也是缺吃少穿给逼的。终于这一回撞到了枪口上,因为偷了人家一只羊,被幽州节度使张守珪给逮住,下了大牢。这天安禄山被摁在断头台上,即将问斩。要命关头,他大声朝张大人喊道:大爷您不是打仗正需要人手吗,您看我这一身肉,愿意为你冲锋陷阵啊!张守珪一则讶于这小子刀搁脖子上还能豪言壮语,二则见他确实白白胖胖高高大大,刀下留人。安禄山就这样捡回了一条命。

三:谋官有法子

开始,张守珪安排安禄山当了个小头头。细心的安禄山发现,首长时常打量他的眼神不对劲,一琢磨,猜到这是嫌他太胖了。赶紧采取措施,除了玩命效力,安禄山试着让自己少长肉,顿顿饭他都只吃个半饱。很快赢得了首长的信赖,一步步升迁,直至做到幽州节度副使。朝中实权大人物贞到河北调研视察,安禄山认准这是个攀高枝的机会,想方设法献媚讨好张,又不惜血本,拿出大量钱财,结交笼络张大人身边的工作人员。有投入就有回报,这位张中丞返京后,在玄宗面前对安禄山是大加称誉。尝到甜头,安禄山此后但凡有朝中官员到他这块儿,先打探清楚其嗜好,对症下药,各个击破

,大肆贿赂。不多久,他在朝廷便有了一帮替自己美言的好哥们。于是乎唐玄宗确认这胖子是个人材。安禄山天宝元年升节度使,兼任柳城太守,押领两蕃、渤海、黑水四府经略使;第二年荣膺骠骑大将军;第三年取代裴宽任范阳节度使、河北采访使,兼管平卢,直到成为李隆基手中一位封疆大吏,羽翼丰满。

络配图

四:帝妃一乐子

入了天子的法眼,怎么进一步讨得皇上欢心呢?禄山老兄借着他胡人的身份,别出心裁地首创上演了几出求宠好戏。

玄宗皇帝让他去拜见一下皇太子,安禄山傻乎乎问:皇太子是啥人?玄宗愣了——这小子只知有朕啊!好!好!

安禄山不是胖吗,千万不能给皇上留下个笨熊的坏印象。禄山在大殿中央“作胡旋舞帝前,乃疾如风”,在玄宗面前他跳起了胡舞,做个托马斯全旋给你瞧瞧。逗乐了皇帝,玄宗暗忖:这胡娃儿身子笨则笨衣,其憨态可掬,忠心可嘉啊。

笑罢,玄宗问安禄山:“胡儿腹中何有而大?”告诉朕,你那肚子里装着什么玩意儿那么大?禄山认真地作答:“唯赤心耳!”装着一颗对陛下的赤胆忠心!这种肉麻话,任谁都得被拍晕。

玄宗那时正宠着贵妃杨玉环,安禄山深谙枕边风的厉害,更懂得隔山打鸟。这一日贵妃正偎依在玄宗身边,禄山突然跪地提出要给贵妃做干儿子:请娘娘受孩儿一拜!论年龄,安禄山可是整整要比杨玉环大十六七岁,可礼多人不怪嘛,安禄山吃准了这一点。

此后,安禄山凡是同时见着玄宗和贵妃,必先叩拜杨玉环,然后才向天子施礼。李隆基不解了,问他:你小子把我排老二了?!禄山先掌掴自己,随后解释:陛下恕罪,俺们蕃人的习俗,先拜娘再拜爹。贵妃听言,乐得脸上笑开了花,玄宗得知源出于此,不禁也畅怀大笑起来。那场面,俨然就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居家模样了。

杨玉环本就是个任性爱作好耍笑的主,自打膝下有了安禄山这个大胖儿子,可逮着个逗闷子的活宝,安禄山则配合得天衣无缝。这天大年初一,碰巧又是安禄山的生日,贵妃心血来潮,要给她家胖小子举行个“洗礼”。

三日后,宫中大院置一硕大澡盆,盆中热水蒸腾,杨玉环让人将安禄山扒个精光,搀扶入澡盆,她立于盆边亲手为胖禄山儿撩水沐浴。浴罢,传侍女拿来锦绣大床单,细心地包裹住安禄山。禄山惟妙惟肖于襁褓中作婴儿状,闭目咂嘴待哺。玉环“禄儿禄儿”逼真如新妇呵哄,满院宫女奴仆全笑喷了。

五:命丧龟儿子

安禄山兵起范阳,虽然中途也曾打过退堂鼓,但终算是圆了帝王梦。但要命的是禄山老兄龙椅还没坐热,他儿子安庆绪有想法了。这也怪安禄山,他做了皇帝后开始宠幸段夫人,爱屋及乌,打算立段生的儿子安庆恩做太子。这安庆绪不干了,暗中决定主动出击,除掉老爹,自己上位。安禄山身边有个伺候了他数十年的伙计,叫李猪儿,一直照顾安禄山吃喝拉撒。安禄山胖,这一阵,加上身上生疮,加上眼瞎,对李猪儿渐渐地不客气了。打骂是家常便饭,猪儿受不了了。安庆绪这边正愁找个人帮忙来解决老爹呢,听到了李猪儿的怨言,两人一拍即合。安承诺李,帮我把老家伙弄死,我当上皇帝你就吃香的喝辣的。

络配图

正月初一夜,安庆绪安排停当,他负责把守门外,李猪儿掂一把大砍刀直奔安禄山卧帐,就是一顿猛砍。安禄山眼睛看不见,又自个儿起不了身,只好手拍打着床柱子大叫:猪儿、猪儿,有贼人啊,快来救我!他哪里知道砍杀他的人正是他视若心腹的李猪儿。

李猪儿将数十年的怨气撒在刀刃上,只顾玩命地砍。转眼再看大燕皇帝,挣扎了几下便魂归西天了。门外瞭哨的安庆绪见大事已成,冲进来找了个毛毡,慌忙卷上老爸尸首,就地掩藏在床下。

安禄山死时五十多岁,照现在说正当年,就这样稀里糊涂丧命于亲儿子之手。南宋诗人徐钧提及这个大胖子,做了如下的盖棺定论:

随人玄养宁知父,负主恩私岂有君。

逆气终然招逆报,可怜四海乱如云。

事儿终没闹成,人家想咋说你咋说你。如若刘季(刘邦)和重八(朱元璋)当年也半途而废,后世连篇累牍歌功颂德的肉麻文字哪里找去!

天道如此,成王败寇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