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盘点快乐大本营15周年细数快乐家族无厘头

时间:2019-07-12 16:09:2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盘点《快乐大本营》15周年 细数快乐家族无厘头

龙梅

易哲和海涛

李维嘉  新快报(微博) 易哲

专访制片亾

湖南卫视(微博)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微博)》(简称“大本营”)马上将迎来开播以来的15周岁,“15年”这个数字不仅仅对“大本营”本身而言是一个纪录,它同时也是中国电视史上的一座丰碑。“寿命长的综艺节目”、“综合收视率的综艺节目”、“影响力的综艺节目”甚至是“吸金能力强的综艺节目”……环绕在“大本营”身上的光环数不尽数。近日,这档节目的制片人龙梅接受了新快报的专访,讲述她眼中这15年来“大本营”的辉煌与艰难。不同于印象中其他金牌制片人的强势和干练,已经37岁的她谈吐温和,举止当中动辄还带着几分小女孩的羞涩,她说:“我觉得只有让自己和我的团队快乐了,节目才会快乐。”

龙梅:当我快乐时,我的创意就会快乐

“次采访潘长江(微博)时我丢人了”

在进入《快乐大本营》这个团队之前,龙梅是湖南电视台的一档名为《红绿蓝》节目的辅助小导播,至今她仍然清晰地记得自己人生当中个接触的明星是潘长江,“当时我们要采访潘长江,导演却突然病了,而且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制片人就说‘龙梅,你上’,当时我就懵了,上去之后磕磕巴巴不知道问什么才好,当时潘长江老师就和我说‘你完全没准备,你这样采访太不专业了’,这件事情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因为我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敬业的工作者。这个事教育了我很多年。”

除了潘长江,还有一位明星令龙梅同样心怀感恩——就是“大本营”开播期的嘉宾柯受良。2003年12月9日上午柯受良在上海因饮酒过量导致哮喘病发作,终不治去世。龙梅坦言:“听到他过世的消息时,我当时心里一阵难过,因为是他陪伴着我们的起步,要知道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任何的影响力。我还记得当时是他刚刚飞越长城不久,就来了我们节目。”

“我快乐所以节目才快乐”

在湖南卫视的员工眼中,《快乐大本营》就是一座“湖南卫视电视人的黄埔军校”,龙梅及宋点(现任湖南卫视创新研发中心主任)、易骅(现任深圳卫视副总监)、杨柳(现任天娱传媒(微博)副总裁)等8名圈内影响力十足的人物都是出身自这档节目。龙梅说自己在这座“黄埔军校”当中的蜕变是从一个只会编节目的导变成了一个真正会创立节目的导演,“在这里我学会了怎么调整和保持自己和节目的状态,怎么去和整个团队进行交流”。因为种种原因,很多人在这15年的征途当中选择了离队,但龙梅选择了留下来,问她原因,答案却令啼笑皆非,因为她说:“主要是因为我本身是一个很宅的人,我平时就喜欢呆在家里,让我去其他的地方我会很不习惯。”质疑她温和慢热的性格与其他雷厉风行的制片人显得完全不同,她表示:“每个人的性格是不同的,与团队交流的方式也不同,并不一定说那个好那个不好。我自己的体会就是,当我快乐的时候,我的创意就一定会快乐,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这期节目都会受影响。所以我对我的团队也是这样一种概念,他们要有快乐的生活,才能做出快乐的创意和节目。”

“何炅(微博)历史上只缺席了一期节目”

在成为“大本营”主持人之前,何炅在中央电视台做一档少儿节目,谈起当年的那次影响深远的“挖角”,龙梅说:“当时我们的男主持人是黄海波(微博),因为觉得自己不是很适合这个节目,所以提出了离开,然后汪台就带我们去了北京挑选主持人。我不记得是谁说何炅是湖南人、在北京,于是我们就让他帮忙给我们联系酒店和行程,然后他就接待了我们大家。接待的时候大家在饭桌上发现,咦!他怎么这么活跃?看上去这么合适?我们回来一讨论,大家众口一词——可能是何炅,哈哈。然后就和他沟通,结果他也挺有兴趣的,就一拍即合。”

龙梅等人没想到,那一年的北京之行是真正为湖南卫视淘到了一块宝。从1998年3月至今,何炅带领他的主持团队为“大本营”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纪录,与此同时,他无穷的工作活力还惠及到了湖南卫视众多其他重头节目和大型晚会。被问及何炅这14年来一共缺席过几次节目,龙梅毫不思索地说:“只有过一次,那是非典的时候,他困在学校里面不能出来,但是他马上录制了VCR传回来,算是没有完全缺席,呵呵。”听到惊呼:“难道他从来不生病的?”龙梅说:“肯定有不舒服的时候,但他真能扛。虽然身材不高,但他非常有爆发力和持久战斗力。他经常昨天还在外地录节目到很晚,第二天又飞回来录‘大本营’。真是个超人!”

“同行说‘我们觉得好的你们都不要’”

提到何炅就不得不提“大本营”另外一位元老——李湘(微博)。龙梅回忆说当时李湘还在主持一档湖南台的娱乐节目,节目创立时节目组请了几个包括电台主播在内的主持人一起来面试沟通,“我们就想要一个不是那么台面化的主持人,试了五六个人之后,我们发现,虽然她是专业播报出身的,但所有人当中状态放松的人是她。”2004年底李湘的离开让“大本营”经历了次阵痛,龙梅说:“虽然我们提前做了预案,但因为没有短时间内找准方向,所以还是痛苦。现在我和李湘还是很好的朋友,我们的孩子的生日都只差十天。”

其实除了李湘之外,湖南卫视的其他主持人基本上都非科班出身,何炅是大学阿拉伯语老师、谢娜(微博)以前是模特和演员、吴昕(微博)杜海涛(微博)更是通过选秀比赛加入到主持团队。对于这种现象,龙梅解释说:“就像我们在选杜海涛和吴昕的那次选秀比赛,很多其他台的同行也来看,然后他们问我,为什么他们觉得很好的选手我们却不要?我回答说,因为我们并不是想选的主持人,而是想选我们节目气质的主持人。”

“一切以观众兴趣为出发点”

“作为一个存在时间这么长的节目,是一定要在观众看腻之前先有所创新的。其实每次改版都是因为我们自己先觉得这个形式不能再用,需要调整了。”据龙梅回忆,那么多次的调整,痛苦的一次莫过于2005年底。当时走过8年岁月的《快乐大本营》遭遇了开播来一次危机。连续数月收视低迷,节目去留被摆在龙梅和她的团队面前。谈到当时的应对办法,她说:“2006年之前的‘大本营’就是嘉宾过来,然后我有配套游戏在这里,都是固定的环节,突出的和表现的都是我游戏的趣味性本身。在连续经历收视低潮之后,我们一度也想改变其中一些环节,但是根本改不动,因为无论你怎么改,都有观众认为不舍得原来的那个环节,所以我们干脆把之前的构想全部推翻,重新做节目架构。那之后,我们所有的环节都是以明星本人为本,都是为了突出明星个性而为他量身打造的,这完全是一个反过来的构思。这也是我们做电视以来的一个反思,反思观众真正感兴趣的点在那里。今后我们节目的方向也会全部从这个点出发来做改变,现在节目中全新加入的‘啊啊啊啊科学大实验’环节就是我们通过考察西班牙一档综艺节目而进行的本土化改造,相信会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专访“快乐家族”三大型男

杜海涛:我愿意50岁时还被这四个人踩

在“快乐家族”这个五人组合的节目团队当中,杜海涛是一个异数,也有人说,他是一朵奇葩,因为几乎每一期节目,他都是舞台上悲惨的那一个。很多观众从看到他的眼起就会会心地将笑容挂在脸庞,因为这个看上去憨态可掬的小眼睛胖子身上天生就具备了一种喜剧性的色彩。从当年专为《快乐大本营》量身打造的选秀节目“闪亮新主播”当中脱颖而出之后,他如今已经在《快乐大本营》这档国内周六黄金档的收视节目中屹立了7年,在接受新快报专访时,被问到介不介意一直在主持团队中充任“丑角”,他毫不思索地表示:“我愿意50岁的时候还被这四个人踩。”

新快报:你是通过“闪亮新主播”的选秀比赛进入到这个团队当中的,还记得当年比赛的情景吗?

杜海涛:当然记得,因为那肯定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转折点。我不太记得我表演的是什么了,但那之后我获得了比赛的人气王,得奖时我很高兴,但很快我又获得了总,当时我那个高兴啊!这肯定是我辉煌的时刻,人生当中从未有过的体验。

新快报:你进到“快乐家族”时才刚高中毕业,有没有想过去完成自己的学业?

杜海涛:我觉得我在《快乐大本营》学到的知识已经能够让我去面对我更感兴趣的生活,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新快报:你录的期《快乐大本营》是和那些嘉宾在一起?

杜海涛:不好意思,这个我真的不记得了。因为现在回忆起来,我只记得自己的慌张,就好像做梦一样,甚至都分不清台上和台下,昏头转向,像只无头苍蝇。

新快报:是因为何炅强大的气场导致找不到北吗?后来又是如何磨合的?

杜海涛:肯定不是仅仅要和何老师磨合,和其他四个人都要磨合。何老师说一句话,我该怎么接?谢娜扔包袱给我,我该怎么办?我说错话了,维嘉和吴昕又怎么帮我圆回来?这些当时都有一个磨合的过程。

新快报:这些年来你成长的并非仅仅是主持功力,还有你的体重。记得你刚入行时本来很瘦?

杜海涛:哈哈哈,主要是哥哥姐姐们都太爱我了,有什么好吃的都往我嘴里送,以前的确很胖,但我也很享受自己现在的状态。

新快报:在团队里,每次录节目你都是受欺负的那一个,是一个公认的丑角,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兼职另外一档节目像何炅一样,站在舞台的中间一呼百应?

杜海涛:我有兼职主持其他类型节目的想法啊,但一定要是我喜欢的户外冒险那种类型的节目。至于丑角的问题,虽然我的掌控力等各方面同何老师比较还有很大的差距,但这并不能说我不可以用何老师的那种方式去主持,只不过我很享受目前的这种工作状态,这种状态让我觉得很舒服,因为这就是真正的我,所以我觉得,如果可以一直这么舒服,我宁愿让他们四个再踩我50年。

何炅:“大本营”帮助积累人脉资源

新快报:主持《快乐大本营》以来的收获?何炅:前几天我刚刚担任了一个主要由圈内的电影电视制片人以及导演和演员一起举行的活动,那么盛大的场合,走进去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渺小,因为现场有那么多的大导演、大明星,但走近他们,我才发现原来他们当中的大部分都是我的朋友。我和他们的结识基本上都是在《快乐大本营》的舞台上,所以当时非常有感触,我们一周一播的节目,如果每周只有一个明星来,这十五年下来,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我想,这就是《快乐大本营》给予我的一笔宝贵的财富。

新快报:你自己眼中的《快乐大本营》是什么样的?

何炅:在很多人眼中,《快乐大本营》可能是中国综艺节目当中的,属于航空母舰似的级别,但在我的眼中,《快乐大本营》应该是名不副实的一档节目,因为我们严格控制的节目成本与节目超高的收视率并不成比例。这一点的背后,是我们整个台前幕后的团队共同展现出来的创造力、感染力和凝聚力。

李维嘉(微博):出去购物有折扣,小福利不错呵

新快报:主持《快乐大本营》这么多年,的感受是什么?

李维嘉:其实我和娜娜都是在节目艰难的时候加入进来的,这么多年来我们所有人一起对“大本营”不离不弃,虽然节目有辉煌也有低谷,但它一直在这里,在中国数一数二的电视平台——湖南卫视的周六黄金档。我不否认这令我在平时生活当中会感到小小的成就感,当别人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会回答:“我是《快乐大本营》的主持人,我们的节目已经连续办了十五年,我们大多数时间都是收视!哈哈。”

新快报:日常生活会因为“大本营”主持人的身份而收获意外惊喜吗?

李维嘉:前段时间很有意思,你知道我们“快乐家族”几个人买房子买到了同一个小区。有一次娜娜因为工作回不来,所以拜托我帮她一起采购装修材料,我去到店里老板认出是我,还真愿意给出一个很低的折扣。然后我就用对娜娜说,你要是能和他们谈谈的话,还能打到更低的折扣,于是娜娜就发了一段话过来,里面说“各位乡亲父老,我是坡姐谢娜,我房子的装修就拜托给大家啦!请大家多多关照啊!”,刚还很热闹的店里马上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大家都围在我的跟前津津有味地反复听着谢娜的声音。

潍坊专科医院治牛皮癣
延安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邢台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医院专治白癜风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