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赌注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5:35:3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站台前,艳玲领着四岁大的儿子为东升送行。东升就要去北京协和医院进修了,这一走就是一年,艳玲怎么也得送送去,不管前些日子发生了多少不快,都不想去计较了。  由太原开往北京的N202次还没有到来,艳玲和东升并没有一丝的难舍难分,相互沉默着。连日来的争吵都已经吵碎了双方的心。  “旅客同志们,由太原开往北京的202次火车就要检票进站了……”广播里一声清脆的喊声传了过来。艳玲对身边的东升淡淡地说,走吧。东升低头亲吻了一下艳玲身边的孩子,定定地看了看眼前这个面容有些憔悴的女人,说不清心中的感觉。只说了声,要你一个人带孩子,辛苦你了!  面对眼前这个男人说出的这句话,艳玲没有感动,似乎麻木了。只是微笑着说,走吧,看迟到呢。  远望走远了的东升,艳玲百感交集,她不知道东升这一走,于她和孩子来说是福还是祸,但是她一定要给东升一次机会,给自己的婚姻一次机会。在这次婚姻的赌注中,她赌自己稳胜!  东升走后,艳玲总是在回忆着他们的过去,那些个一穷二白的日子里,写满了关心与爱。那是一个平淡不过的日子里,东升买了一块猪头肉,那时的东升吃饭是懂得看前后的,因为在他家里,能有这样的熟肉放在餐桌上,也是少数。东升懂得自己是男人,也明白眼前老婆自从嫁给自己,没有了娘家的生活,让她受苦了。所以东升总会把那些瘦的地方留给老婆吃。艳玲也是个看前看后的女人,她是不可能和自家的男人争抢一口吃的。这时东升总会说:我不爱吃,你看看我胖的,我准备减肥。艳玲当然了明白东升的心。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多。两千全国经济复苏,作为煤炭资源大省山西,太原也焕发出了勃勃生机。东升的单位活了,而艳玲的小工厂却濒临关闭,艳玲从此便开始了家庭妇女般的生活了。  东升所在的医院在新院长的带领下,爆发出了建院二十来年少有的力量。全院职工上下一条心,把一个没有一个病人的医院变成了病床不足的医院。当然随之而来的也会是高奖金了。  2004东升用一个月的工资买来了联想电脑,装上了宽带。东升的朋友帮他们下载了QQ,东升不在时,艳玲会找同学聊会天,偶尔也会有个陌生人问声你好或说些无聊的话。艳玲是个很会拿捏分寸的女人,对于那些无聊的男士说出的无聊的话,艳玲不屑一顾。但遇上那些说话懂得礼貌的人,艳玲也会说几句。几个月的聊天下来,艳玲发现本地男人有这么个怪现象,老是爱要对方的手机号码。艳玲便把这一现象告诉了东升,这也为他们日后婚姻的危机打下了浮笔。  2004年电脑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东升单位好多人会来家里玩电脑,当然也有部分人早已接触了电脑,但因家不在医院,上网不方便也会来。其中一位叫李伟的人常常来,一日他与东升闲聊,说:东升兄弟啊,你真不知道网络世界多么精彩,前些天哥哥聊了一位江苏的女人,那女人把哥哥我爱得死去活来的,硬让哥哥去看看,哥看不行,赶紧以后不上QQ了,你哪天也聊聊,试试。  对于刚接触QQ的东升而言,一切是新鲜的。笨拙的他好几次加好友都未成功,可是一个叫梦缘的女人,年级不大,倒是挺不错的,在被千百次地拒绝后能遇上这样一位痛快的女士也不错。梦缘23岁,东升33岁,梦缘北京人,做服装生意的,资料上是广告服装。看得出这是位女强人。  东升,天生就是一个实在人,他也想像李伟那样逗女人玩两句就走,可是他不行,他爱说实话,又听老婆说网上的男人总爱要电话号码,于是他小心地问了下梦缘,可以告诉我你的电话吗?对方很爽快,很快屏幕面前一行139013★★★★☆出现在了屏幕上。那颗久已没有躁动过的心灵在那一刻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他飞快地给对方留下了电话号码。那一日艳玲去妈家,东升交了一位网友梦缘,要了电话,还视频了。  艳玲在爱情是个十分小心眼的女人,她很自爱,一门心思地想着跟对方过日子,所以也希望对方能如她一般,好好地经营家庭。东升也明白艳玲的心思,所以打一开始东升就瞒着艳玲,因为他不知道艳玲知道有个网友给了他电话,她会怎么想,因为他还是在乎艳玲的感受的。  日子在平静中送走一天迎来一天,艳玲还是终日在家看着他们的宝宝,东升已不是休息天就在家了,他说他病人多,要写病例,他说他还有处方没抄,他说他有个重病人,他得去看看去。艳玲支持他。  冬日的一个早晨,天边刚刚露出了鱼肚白,东升还在被窝里暖暖地躺着,艳玲又要为一家子准备早点了。这时东升的电话响了,是一条短信,艳玲看东升还在睡梦中,便走过去看了一眼,你现在方便吗?我很疲惫!如此暧昧的短信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老公的手机上。艳玲看了看,不是本地的,139013……应该是北京的。艳玲叫起东升问这是谁的啊,东升说一定是发错了。艳玲将信将疑,其实敏感的艳玲已在看似平静的生活中嗅到了一丝不妙的味道。平日里的东升是不讲究衣着的,而近,东升总是爱穿些干净体面的衣服。东升还想把刚刚买下的联想手机换成时下流行的摩托罗拉680,说那样体面,还……这难道都是巧合吗?  东升,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肯定是情人关系啊,对方疲惫了,让去呢。  那你可以问问她是谁吗?  东升迟疑了片刻,说好吧。  你是谁  对方很有默契,并没有回这条短信。  东升笑了,她嘲笑艳玲多心,心眼小,怎么会这样想这件事呢?艳玲也想,是自己错怪老公了。这下可好,心更死了,死死地拴在了东升的身上。她甚至在聊天时都不允许网友对东升有一丝的不敬。她常常会懊恼自己的多心。  一日中午,艳玲靠着东升的肩看东升玩游戏,那个139的短信又来了,方便吗,给我回个电话。  东升啊,怎么又是这个人啊。  一定又是错了。  怎么会这么巧合呢。  不知道啊。  约摸过了十来分钟,东升猛地说:呀,科里有点事没有处理,我得走。此次艳玲已经不像上次那样完全相信了,但她也不能说出耽误他工作的话啊。她细心地留意身边发生的一切。  一日东升值班回家后,把手机放在一边。艳玲装作随意地看了两眼。不料十来条那个139……发来的消息。  我同学是矿长,哪天方便我给问下同学,如果能帮你联系成一笔买卖,够你一年挣了。东升说。  那太好了。梦缘说。  能在这样的夜晚有你陪伴,真是少了孤单,我现在很疲惫。梦缘再说。  一个人带个孩子不容易,你很辛苦的,天凉了,加些衣服!东升说。  …………  艳玲傻了,这就是连日来自己的懊恼,原来如此。  她发疯了……  东升说这是他曾深爱过的一个同学,因老公有了外遇,离婚了,心情不大好,他安慰下。东升说,东升还说。而此时所有的解释已变得徒劳了。如果是光明正大的友谊,为什么不暴露于阳光雨露之下?这种解释是没有用的,但东升说他没想过要拆散家庭,艳玲也是相信的。  在艳玲千百次的要求下,东升假装决定要和这位139的女士分手。他说他要给对方一个交待。艳玲就不必了,悄悄地走了就可以了。东升看似答应了。可是一日东升还是选择了网上和139女士道别。也就是这次道别,让艳玲发现,原来这位139女士不是东升的同学,竟然是一位网友。艳玲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怕什么?五年的感情基础敌不过一个网友?可笑!  一日东升回家说单位有去北京进修的名额,他想去。艳玲也明白这其中的原因,左思右想,说,去吧。艳玲想过了,东升一上火车就会想家,想孩子。东升再遇上一个女人就能明白艳玲的好。她让他走,给他一次机会,给自己一次机会,给他们的婚姻一次机会。  坐在火车上的东升不由想起一脸憔悴的老婆。这个女人自从嫁给了自己,跟着自己也没有穿过点好的,吃过点香的。也只有今年,自己才可以挣些钱回来,不用再让她发愁春节的钱哪里找,尽管自己每月也能拿回五六千,可是她还是不舍得。想想她也怪不容易的,而自己为什么要在去北京前惹她生气呢?再想想她背上的孩子,再想想北京那个梦缘,自己走了,她不也和梦缘一般,一个人带孩子了吗?正在这时,梦缘的电话来了。  东升哥哥,什么时候到啊,我把孩子安顿下去接你。  东升也说不上具体的时间,只是说大约凌晨到吧。  一路上带着与老婆的愧疚伴着即将要见面的网友妹妹的短信,东升的心情可以说是既矛盾又兴奋。更可以说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凌晨时分,火车进站了,一个一米六左右,短短的头发上有微微的波浪,皮肤不黑也不白的女孩子高高地举着个牌子,上面写着东升。是她,就是她,和视频中没有太大的区别。她也远远地认出了东升,急忙赶了过去。  梦缘坚持要东升去她的住处,东升没有去,他要先去医院报道,看看再说。再则,一路上的愧疚让他不想过早地和梦缘有什么感情上的纠葛。  一连好几日,都是梦缘给东升发短信,打电话,并说要去医院去看望东升。盛情难却,东升答应晚上去见梦缘。  梦缘听说东升要去看她,下午精心地到理发店修理了下头发,去美容院做了下美容。她要的不仅是东升的约会,她还要他的人,更想要他带给好的那笔服装生意。梦缘对着镜中那个装扮一新的自己,充满了自信,比起东升家的老婆,自己不仅要小她七八岁,而且自己又是东升喜欢的新时代的女性——女强人。她自信地甩了甩头,扭动着自己还算苗条的腰身,迈出了美容院的大门,去准备迎接这块在她看来是肥肉的东升。  晚上东升准时应约,看着装扮一新的梦缘,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几分动心,那间不算大的西餐厅里,悠悠地飘来了那首老歌,邓丽君的《小路》,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一首失落的情歌。一杯红酒,一首伤感的情歌,双方都沉默了。  走,到我的住处看看去。梦缘首先打破了沉默。  好吧。  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东升也不知道怎么走,七拐八拐地随着一辆出租车,走进了梦缘所在的小区。付了三十元的出租车钱后,梦缘带东升走进了自己的小屋。屋子不大,但装扮得很温馨,淡粉色是这个家的主色调,床头上放着一个布娃娃,不难看出这是梦缘孩子的玩具。忽然想起,初来都没有给孩子带些礼物。东升问孩子哪去了,梦缘说上托儿所了,一会一起去接她。这才想起问问她的女儿多大了,梦缘说三岁了,比东升的孩子小一岁。一个早婚的妈妈!  柔情似水的大眼睛抬头看了东升一眼。是啊,和孩子她爹闹离婚到现在,已经个半年的没见过男人了,不知道是情感的需要还是生理的需要,梦缘特别想要眼前这个男人。而这个世上似乎也没有不偷腥的猫,东升再也抑制不住眼前这个女人那双勾人魂魄的眼睛了,身体的下部很快有了反应,他也要,他要眼前这个女人!  迅速地他将梦缘揽入怀中,麻利地脱下衣服,急切地想进入梦缘的身体。此时的梦缘却万分地不解了,就是这样的一次艳遇,似乎不是她理想中的。她推开了东升。东升似乎也醒悟过来,才想起,自己是不是太直接了,女人是要前戏的!他开始上下划拉着试图给梦缘些温存,也开始了很久没有锻炼过的亲吻,说实在的,他不喜欢亲吻的,这方面他有洁癖。可是似乎也由不得他,随着他的暗示,梦缘厚厚的,有弹性的唇已压了上去,他唯有迎接。而当身体真正连接到一起时,不过两分钟,他已经一泄如注,再也无法继续!  对于一年多来所渴望的生活就这样在近乎无感觉中结束了,梦缘实在有些生气,她强压住自己的不满,软软地躺在了东升的一边,心想,说会话也好,听听这个男人的心跳也好,顺便问问那单子买卖怎么样。  静!房事后两人都静静地。梦缘打破了沉默,问:亲爱的,你帮我问了那单子生意没有。毫无回音,再问,没有回答,再问,才听到,身边已响起了的鼾声!这就是电话里那个曾经对自己关心倍至的男人,她开始怀疑,那些个天凉了,多穿点。你自己拉个孩子不容易等等的话语出出自眼前这个毫无情趣的男人的身上,她失望了!  快起,我们一起去接我的女儿去。梦缘叫醒了还在梦中的东升。东升也迷迷糊糊地说:艳玲啊,别动,我还想睡会,好累啊,你自己去吧。  快起!梦缘忍住怒气又叫了一声,这才叫醒了这个睡得像死猪般的东升。东升不好意思地看了看眼前的梦缘,迅速地穿好衣服随梦缘走出了家门。途经一家超市,也许是习惯了,东升给竟然给小姑娘买了一把男孩子玩的枪。  时间赶得也正好,梦缘的小女儿正好放学在门口等妈妈,眼看这个比自己爸爸老好多的大伯,与自己妈妈有些亲热,她不友好的看了东升一眼,拉起妈妈的手就走,看也不看这把破枪。忽然,东升特别想太原的儿子,他想如果自己把这把枪放在儿子面前,儿子回报自己的肯定是雨点般的亲吻。  曾经千百次地想见网友,不想见了网友后却总后闪现出家中的黄脸婆与自己玩皮的儿子。也许过些日子就会适应吧。想想临走前与妻子的不快,也倒有几分安慰。  此后不论东升如何讨好梦缘的孩子都毫无意义,她就是不接受这个人。心里上的负担让东升与梦缘快活时总是不能把车开到山顶,这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事。他不明白,为什么和艳玲生活的五年中,自己还算可以,为什么到了这里就?  不觉与梦缘一起来来走走也有一个多月了,往日的那些小小的伪装都不见了,东升下班后很想吃上热乎乎的饭,然后有老婆端来茶水,梦缘下班后想有人给递双拖鞋,给句温暖的话,做顿热乎乎的饭。而这些似乎离她太遥远了。而东升承诺的那单子生意直到现在也没有着落,总是说在联系,在联系。这天梦缘看东升很有兴致,便提出要东升打个电话问问看。东升七拐八拐,问了张民,转问了李大,再问了王平,终于找到了矿长同学张富的电话。  是张富吗?  嗯。  你是哪位?  我是你同学东升啊?  哪个东升啊?  就是咱们初二时,你二班,我三班的,记起来没有。  哦,有什么事。  你矿上的劳保服哪里做啊,我想联系下。  这个我也不知道,全是材料科的。我还有个会,先挂了。  一旁的梦缘也不是傻子,她也能看出这同学和东升的关系并不是很铁,更可以说是东升认识人家,而人家并不认识东升。这位网友哥哥留给她的希望也如皂泡般破灭了……  此时的梦缘左看东升了不顺眼,右看东升还是不顺眼,她很是奇怪,东升家里的老婆怎么就会死心踏地跟着他呢。这个男人,不论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无法满足她,那的希望也没有了,她还要他何用。她得渐渐地将东升甩出去。  其实谁也不傻,谁也不是离开谁不过了,东升亦如此,他看出了梦缘日渐变得冷淡,干碎到了医院的宿舍再也不露面,梦缘也不再去找东升。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耗着。更让东升想不到的是,这一个月来,家里的艳玲也没有打过电话,她不要自己了吗?想想连日来围着这个破女人,他有些懊恼,他的老婆,他的儿子一定还等着他,赶紧地拨打一个电话过去。  爸爸,你在哪里啊,我想你啊!  爸爸,妈妈说天凉了,赶紧得给你织起毛衣。爸,你不知道,毛衣上的图案可漂亮了。  爸爸……  一声声亲切的爸爸让东升只有嗯嗯的回答了。  爸爸,我让妈妈来听电话吧。  孩子不用了,请转告妈妈,国庆爸爸就回家!  挂了电话,东升开始收拾回家的行李,然后去火车买好了回太原的车票。 共 606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死精症食疗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昆明小孩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